多应看点
当前位置:多应看点 > 发现 > 正文

80年代的老家(下)

更多精彩内容,搜索微信公众号“多应”

我的家是在山脚下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的地方,站在平房依稀看到远处的高山和矮矮的松树。

突然有一种悠然的感觉,犹如这样的场景……..

山野好安家

村烟伴落霞

耕归青陌晚

总有几声蛙

童年时的家带来的记忆有苦涩有喜悦,依然记得98年全国发大水的时候,东边河里的水都过了桥2米高,污浊的浑水都倒流到村里每个人的家里。

地势高点的还好,地势低的都已经莫过了膝盖,我们家还好地势比较高,流到家里的水没有那么多。

同村发小的家基本在堂屋已经淹了,过了很多天才慢慢退去。

虽然水褪去了,很多低洼的地方依旧很多水,我和发小就到这些地方去摸鱼。

幸运的是我逮到了一条很大的鱼,真的是浑水摸鱼摸到的。

小时候也就过年过节的吃个鱼,很幸运那一次整条大鱼,吃了二三天,心理的满足感很强烈。

还记的有一次和我妈去赶集,一个红鼻子算命的中年人形容我们家“大红灯笼们外挂,外面红,里面空”,我一直记得很清楚。

在90年代初我爸就借钱买了一辆五菱车(以前老式大拖拉机)跑长途拉石灰送石膏这些东西,在外人看来我们家很有钱,也很赚钱。

但就像上面那句话一些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家的情况,别人看我们有钱,其实家里真没有多少钱,因为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。

在我们家做生意的那几年,机会爱玩牌的都到我们家里来大牌,当然是玩钱的那种,只是那个年代抓的不严,算是小赌博吧。

从我很小我们家一直都有人在玩牌,我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,很多时候从晚饭过后6点一直打到凌晨6点,家里新买的台灯都烧坏了一个,我妈因为这些事不知道和我爸吵了多少次。

我爸生气就爱躺着睡觉生闷气,而且他是那种很急的脾气,我妈就默默的去那边屋里做饭,我一般会陪着我妈帮忙收拾。

从我刚出生的时候,他们就把我当女孩看,因为我有个哥哥,都说要是个女孩多好。其实我也是幸运的,我妈曾经告诉我,在我哥的上面有个姐姐,刚出生就夭折了,所以我哥之后就再要了我。

也一直把当女孩子看,或多或少受童年的影响,我的性格里属于那种低调谦和,别人看来没有那种霸气的男孩。

慢慢也改变了很多自己的性格,就像爱上足球,骨子里那种男子气概一直存在,喜欢驰骋的感觉。

这就是发生在老家的点滴,或许其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……


我的家是在山脚下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的地方,站在平房依稀看到远处的高山和矮矮的松树。

突然有一种悠然的感觉,犹如这样的场景……..

山野好安家

村烟伴落霞

耕归青陌晚

总有几声蛙

童年时的家带来的记忆有苦涩有喜悦,依然记得98年全国发大水的时候,东边河里的水都过了桥2米高,污浊的浑水都倒流到村里每个人的家里。

地势高点的还好,地势低的都已经莫过了膝盖,我们家还好地势比较高,流到家里的水没有那么多。

同村发小的家基本在堂屋已经淹了,过了很多天才慢慢退去。

虽然水褪去了,很多低洼的地方依旧很多水,我和发小就到这些地方去摸鱼。

幸运的是我逮到了一条很大的鱼,真的是浑水摸鱼摸到的。

小时候也就过年过节的吃个鱼,很幸运那一次整条大鱼,吃了二三天,心理的满足感很强烈。

还记的有一次和我妈去赶集,一个红鼻子算命的中年人形容我们家“大红灯笼们外挂,外面红,里面空”,我一直记得很清楚。

在90年代初我爸就借钱买了一辆五菱车(以前老式大拖拉机)跑长途拉石灰送石膏这些东西,在外人看来我们家很有钱,也很赚钱。

但就像上面那句话一些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家的情况,别人看我们有钱,其实家里真没有多少钱,因为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。

在我们家做生意的那几年,机会爱玩牌的都到我们家里来大牌,当然是玩钱的那种,只是那个年代抓的不严,算是小赌博吧。

从我很小我们家一直都有人在玩牌,我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,很多时候从晚饭过后6点一直打到凌晨6点,家里新买的台灯都烧坏了一个,我妈因为这些事不知道和我爸吵了多少次。

我爸生气就爱躺着睡觉生闷气,而且他是那种很急的脾气,我妈就默默的去那边屋里做饭,我一般会陪着我妈帮忙收拾。

从我刚出生的时候,他们就把我当女孩看,因为我有个哥哥,都说要是个女孩多好。其实我也是幸运的,我妈曾经告诉我,在我哥的上面有个姐姐,刚出生就夭折了,所以我哥之后就再要了我。

也一直把当女孩子看,或多或少受童年的影响,我的性格里属于那种低调谦和,别人看来没有那种霸气的男孩。

慢慢也改变了很多自己的性格,就像爱上足球,骨子里那种男子气概一直存在,喜欢驰骋的感觉。

这就是发生在老家的点滴,或许其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……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多应看点 » 80年代的老家(下)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